沙雕攻他重生了

第264章

秦钟越立即笑了起来,“我就说吧。”

秦钟越又说:“我又想了想,你虽然不记得自己的生日,但还能记得我的生日,帮我庆祝了生日,嘿嘿嘿。”

谢重星看着他,认真地道:“所以啊,我很感激你,感激你再次回到我身边。”

秦钟越与他对视,语气认真地说:“我也感激你,两辈子都是你破了我的处男身。”

谢重星:“……我觉得你可以用更委婉一点的说法,你觉得呢?”

秦钟越沉吟片刻,说:“两辈子都睡了我,并且长久地睡我?”

谢重星:“……”

谢重星:“有区别吗?”

秦钟越一脸慡朗地笑了起来,说:“没有区别。”

他顿了顿,微微收敛了笑容,郑重地说:“我也感激你,你教会我怎么去爱你。没错,谢重星,我爱你。”

他压低声音,微微红着脸,说:“我将永远实行并贯彻保护星星主义,保护你一辈子,爱你一辈子。”

谢重星觉得这是最动听不过的情话了,他轻轻咳嗽了一声,红着脸,轻声说:“我也是。”

又说:“你现在倒是会说话了。”

秦钟越说:“?我说的一直都是我的真心话啊。”

谢重星忍不住笑了起来,是啊,也正是因为秦钟越这份直白赤诚,他才能一次又一次容忍被他嘴。

不管怎么说,他是真的感激秦钟越这份坦诚,因为这份坦诚,即使重新来过,他也选择来到他身边。

因为这份坦诚,他也依然能站起来保护一无所知的他。

因为这份坦诚,他即使有过犹豫迷茫,最后也依然能坚定地选择他。

这份坦诚,俨然是最深情的告白。

作者有话要说:正文到这里就完结啦,下面更新番外,大家再坚持一下_(:з」∠)_

ps.番外会有这个世界的婚后生活前辈子星星视角的番外(其实都是糖)

pss.这是重生文,没有两个星星,一条时间线上的人

第120章 番外一 大团圆

今天谢重星没?那么忙,所以拉着?秦钟越做了?两次。

完事后,秦钟越忽然说:“对了?,我妈回国?了?,你要不要去见见啊?”

谢重星:“???”

谢重星说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,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说??”

秦钟越说:“就今天晚上啊。你说,咱俩结婚的时候她不来,这时候回来做啥?”

他这么说,眼神里还有些疑惑

谢重星:“……”

谢重星坐不住了?,“这么大?的事情,你居然现在才跟我说。”

秦钟越看他起来穿衣服,拉住他的手,“你gān嘛?”

谢重星说:“我去见你妈啊,你也给我起来,一起去!”

秦钟越:“……好吧。”

谢重星还记得秦钟越亲妈洁癖的事情,所以尽量穿的无比整齐gān净,连脖颈上的吻痕都用粉底液给敷没?了?。

大?晚上的,街上都没?什么人了?,谢重星还是一路开着?车带秦钟越回到了?秦家。

待进门前,谢重星拉住秦钟越,用锐利的眼神打?量他身?体每一处,最后发现他的纽扣有一颗没?系上,便伸手将那枚纽扣给系上了?。

秦钟越有些不自在地说:“哎,也不知道?这么久她这个毛病好点没?有。”

谢重星盯他,“不准抱怨,做到gān净整洁又不难。”

秦钟越乖乖地“哦”了?一声,然后怪笑着?低下头飞快地啄了?一口谢重星的嘴唇,“好的,星星妈妈。”

谢重星:“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人气小说推荐More+

西游,开局直播砍玉帝
西游,开局直播砍玉帝
简介,一只小小跳蚤到底算不算妖,随手可灭的跳蚤,在孙大圣的调教下,如何一步步走上三界巅峰? 面前这个玉帝的血看着好香! 如来佛祖,你定制的,螳螂大砍刀,已经到货,请签收 你有金身不坏,我有螳螂大砍刀,你有法天象地,我有螳螂大砍刀,你有莲台护身,我还是螳螂大砍刀,
蜂者
世子妃又在装柔弱了
世子妃又在装柔弱了
她是21世纪的顶级杀手,却睡一觉就穿越了,而继承的身体原主,爹死了娘没了,天天被继祖母压榨虐待,哥哥还是个小废物,连未婚夫也要跟她退婚! 但她可不是原主那个软面包子,斗渣男,打贱女,揍哥哥! 什么?淮北王世子?拿来吧你!
小小予吖
总裁大人靠边站
总裁大人靠边站
六年深爱,她却眼睁睁的看着他娶了另外一个女人。她以为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,忍痛放手,可是没有想到所有的一切才刚刚开始。被囚禁,被折磨,无论如何他都不肯放她走。“你是我的女人,孟初夏,这辈子你躲不掉,也逃不掉。”
单一
快穿她只想搞事业
快穿她只想搞事业
姜初见本来一心只想搞事业,但是后来她发现自己是个大佬,于是搞事业就成了口上说说而已…… 避雷指南 1:通篇在写女主好看好看好看。 2:女主很渣,左拥右抱,但是拒绝承认脚踏两条船。 3:剧情可能很难懂,不过还是可以懂的。 4:且行且珍惜,相逢是缘,不喜欢大家下一本再见,兴许你会喜欢呢?但是真没有必要攻击,初见挺好的孩子。
一颗蒲公英种子
本源仙谱
本源仙谱
为什么这个世间万般皆苦?人为什么会有七情六欲?据说天上的神都是摒弃了这些欲望才成就了自己的大道,那么被他们扔掉的七情六欲都去了哪里?身患痼疾的周灵芸最终发现,每一个人其实都有神性,所有人都属于神界本源的一分子,只要每个人能够心中向善,便都有成仙的机缘……
完美的白日梦